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志武的博客

人的幸福感在于制度建设的突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于革命老区湖南茶陵,1983年获中南工业大学理学学士学位,1986年获国防科技大学硕士学位。1986年去美国留学,放弃了攻读7年的计算机专业,转而学习经济,并于1990年获耶鲁大学金融学博士学位。 曾经获得过墨顿·米勒奖学金。现在是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终身教授,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。2000年,一项颇得全球经济学家首肯的世界经济学家排名出炉 ,在前1000名经济学家中,有19人来自中国,陈志武教授的排名是第202位,专业领域为股票、债券、期货和期权市场以及宏观经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陈志武:金融创新不能因噎废食  

2009-07-15 11:12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陈志武:金融创新不能因噎废食

  通过发展消费者金融,可以让国内产生的消费需求大大增加,为了做到这一点,就必须在金融模式这方面,特别是消费者金融方面做很多的创新。

  作者:陈志武
  来源:《浙商》杂志

  这次金融危机之后,大家对于金融创新的“批斗”已经非常多了,但千万不要认为发展金融业对于推动中国的经济而言就是不适合、没作用,其实结论正好相反。  

  对中国而言,与美国当年经过100年工业革命时的情况一样,生产不是瓶颈,消费需求才是瓶颈,并且这种局面不会再逆转。由此带来了中国金融业,特别是民间金融的商机。对我们浙商来说,除了扩展企业融资渠道,找到企业发展急需的资本之外,同样重要的是要想办法通过企业联盟,跟大的商业银行联手,组建一些消费金融公司,为客户、为消费者提供分期付款等方方面面的金融支持。我认为,现在出现了一个转机,即中国发展消费者金融或者销售金融。这个时机也比以前大大成熟了。

  这里讲一个故事:曾经第一件进入美国家庭的工业革命“大件”是缝纫机。但当时缝纫机的价格相对美国家庭的收入来说太高了。怎么办?1856年,I.M. Singer公司出了一招:“为什么不先用上缝纫机,然后分期付款呢?”这种金融创新在今天看来当然简单,但执行之后,I.M. Singer公司到1876年共售26万多台缝纫机,远超过所有其他缝纫机公司的总和。因此金融创新不仅为生产提供需求,而且也降低了高收入跟中低收入家庭的差别。通过金融产品的发展,使得整个社会获得消费增长的动力。

  金融深化发展之后交易风险、违约风险越来越高,监管方也会重新制定一些规则,来规范金融市场主体的行为。之所以美国历次金融危机不仅没有停止金融发展,反而使其继续深化,是因为金融需求持续存在,并随着经济结构和收入的变化,强化了人们对金融证券市场的依赖度。这次也不例外。只要人们还需要跨越时间、空间配置收入或风险,对金融交易的需求就一直在。市场上有这么多的金融衍生产品,不是金融从业者在虚玩,是因为有真实的需求存在。那种认为除了基础性证券市场之外的一切衍生品市场都是泡沫、都没必要存在的想法,是不了解金融市场的一种表现。

  比如,美国的住房按揭贷款和信贷资金为什么供应量很大,而且利率很低呢?这当然和衍生证券市场的发达程度分不开。衍生证券市场,让不同的市场参与者可以按照自己的偏好重新配置风险和收益结构。通过衍生品交易分散风险,银行和各类金融机构就能够承担更多的风险,于是,它们能够提供的资金更多,能够承受风险的能力更强,所以要求回报率更低。很多人会说,不是因此而增加交易风险了吗?是的,但这只是如何做得更好的问题,不是要否定金融深化。这个道理就好比触电会死人但还是得用电。金融危机的问题解决后,社会生产能力会有很快的提升。但如果消费者的买方金融没有解决,很容易出现产能过剩、供给太多、需求不足的问题,这也使得我们不得不依靠出口。

  从家庭层面来说,每个人随着年龄的上升,消费的意愿会越来越低。如果我们不能通过消费者金融、销售金融,把购买者、消费者面临一辈子收入和消费意愿的矛盾解决好,那么消费很难快速增长。

  (本刊记者王文正根据耶鲁大学终身教授陈志武在2009浙商大会上的演讲整理)


  幕后:

  陈志武:浙商蛮有意思

  本刊记者  王文正

  7天来,杭州是陈志武这次回国之行的第六站。

  5月29日下午5点飞抵杭州萧山国际机场,到5月30日晚上8点离开杭州前往北京,在20多个小时的时间里,耶鲁大学这位著名经济学家的杭州之行,是一次名副其实的“浙商”之行。

  尽管应邀参加在浙商大会上做主题报告,并参加“赢在下一轮”对话浙商全国500强,但在此之前,这位湖南茶陵出生、并在后来成为研究金融方面的经济学家,并没有具体接触过很多浙商。

  “浙商作为一个群体,成为中国民营企业家的代表性商帮,我是早就听说过的。”陈志武说,由于远在美国,很少有机会与更多的浙商接触。

  不过,尽管如此,他还是提了两个浙商的名字:南都集团董事长周庆治和同方控股集团董事长朱志平。

  “我跟周庆治接触也是在一个论坛上,他讲到,当他意识到‘房地产商’在中国是一个不太名誉的名词时,就决定退出房地产业。”这句给陈志武留下深刻印象的话,令陈对周刮目相看。

  而知道朱志平,则是因为朱志平的儿子正在陈志武所在的耶鲁大学读书。“在浙商‘富二代’中,朱志平的儿子应该是很优秀的吧?”陈志武问记者。事实上,陈志武在入驻宾馆放下行李后,就马上赶往了西湖边的“湖畔居”茶楼。在那里,他要会见两个人,一个是他的经济学家朋友汪丁丁,另一个就是朱志平。

  说起“富二代”,陈志武还关心起最近杭州的飙车案件。“这对中国‘富二代’的形象带来了很不好的影响。”

  作为一个著名的经济学家,陈志武在他不熟悉的领域,却表现出难得的谦逊。“浙商们对未来经济走势是怎样看的?”“在这次金融危机中,浙江企业碰到的困难,据你了解主要有哪些?”“现在浙商在投资上,有哪些新的方向?”在从机场到香格里拉宾馆的路上,陈志武不停地问记者。

  而对记者的回答,有时他会点头,有时他又会很直率地发表自己不同的看法。对记者说的“很多浙商认为经济形势要在明年年底才能真正转好”的判断,他说,“这太悲观了吧,事实上美国的经济据我观察,已有见底的迹象。”

  陈志武是一个认真的人。对参加浙商大会的主题报告会和500强论坛,他说“我想讲一些有针对性的、真正对民企有价值的东西”。正因为此,他会很仔细地询问大会的议程安排,参加会议的人员,参加论坛的演讲嘉宾及其背景等等。也正因为此,当他做主题报告时,由于时间紧张,主持人提醒他需要缩短演讲时,他很遗憾地说:“我的重点都还没来得及讲呢!”

  坦率,真诚,不世故,是陈志武特有的风格。当听说许小年也来参加这个浙商大会时,他高兴地说:“许小年看问题很中肯,常常鞭辟入里。如果有机会,想跟他交流一下。”而当他听了另一位演讲嘉宾的演讲后,也很直率地评价:“我不认为他在金融方面有什么发言权。”

  这次浙商大会给陈志武一个认识浙商的平台。“浙商是中国真正建立了以企业、以商业为价值坐标的商人群体,这与以政治诉求为取向的中国其他商人群体是很不同的。蛮有意思!”他如此评价浙商群体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83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