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志武的博客

人的幸福感在于制度建设的突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于革命老区湖南茶陵,1983年获中南工业大学理学学士学位,1986年获国防科技大学硕士学位。1986年去美国留学,放弃了攻读7年的计算机专业,转而学习经济,并于1990年获耶鲁大学金融学博士学位。 曾经获得过墨顿·米勒奖学金。现在是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终身教授,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。2000年,一项颇得全球经济学家首肯的世界经济学家排名出炉 ,在前1000名经济学家中,有19人来自中国,陈志武教授的排名是第202位,专业领域为股票、债券、期货和期权市场以及宏观经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北大特聘教授陈志武:国家信用阻碍银行改革步伐  

2006-09-14 02:14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专家建议建立存款保险制度迫使银行更为稳健经营

北京大学特聘教授陈志武最近提出,如果前提性的宏观决定因素没有较大的改进,目前银行业的改革,将注定至多只能影响国有银行的表层结构。

陈志武说,在制约国有银行改革的诸多因素中,一个无法回避的基本命题,就是长期存在的“国家信用”问题,也就是政府对于国有银行的隐性担保以及这种担保能否退出、如何退出的问题。他认为,毫无疑问,从内地国有银行产生的那一天起,“国家信用”就是其赖以存在和发展的最大和最重要的资源,它的作用已经渗透到国有银行的血液中,成为决定国有银行所有基本运行规律的最关键因素。事实表明,即使在近来所突出强调的市场化改革中,每次国有银行的增资和不良资产处理上,仍然也都是国家财政在买单。他认为,国有银行改革目前陷入一个无法回避的悖论———国有银行的股权不管如何设计,国家保持绝对控股地位是一个不会改变的前提,国家信用与国家资本的血脉联系是无法切断的。他说,这种情况下引进资本只能在一个国家预先圈定的范围内发挥作用,最多在内部管理和市场运作上优化既有的体制。

陈志武说,探询国家信用在内地商业活动中的作用空间,一个基本规律是:国家控制愈强的企业类型,国家的支援和担保也愈强。而国有银行作为控制整个经济活动的最重要工具之一,不可避免地成为国家控制强度最强的群体之一,国家的资源支持和信用担保也是最明显的。这种正相关关系带来的结果则是:经营环境愈扭曲,产生的经济效率和社会福利损失愈大,国家提供更优惠的政策倾斜和更丰富的资源支持则更多。由此可见,强大的国家信用实际构成了国有银行市场化改革的最大障碍。

同时,在内地一贯采用的渐进式的改革路径下,陈志武担心,即使政府下定决心最终退出国家信用,实现市场条件下银行以自身信用为经营根本,在这个信用转换的过渡过程中,市场信用和国家信用之间形成良性互动的难度之大、障碍之多、时间之长,都不容乐观。陈志武强调,值得注意的是,国家信用在退出到一个合理的程度前,一旦因各种原因停滞下来的话,既有的改革措施将会效果尽失。

为解决国家信用的退出问题,很多相关专家学者和官员提出的建议是,建立存款保险制度,以市场的压力迫使银行更为稳健经营。但陈志武的看法是,存款保险制度作用有限。他的分析是:目前中国内地银行业的格局是:四大国有银行占据了整个市场的八成以上,每一家都有超过万亿的总资产,如何破产?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承担一个占有本国市场主体的银行倒闭。

他认为,从根本上来说,国有银行的改革和国家信用的退出只能是个长期的历史过程,需要在整体智慧下的多维变革思路,需要内地整体经济环境的市场化变迁,需要行业本身的一个充分的发展。(刘黄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